你可能会犯的7个思维性错误

你可能会犯的7个思维性错误

我们的大脑并不是一个完美的机器。虽然它很强大,而且装在一个易于携带的容器(身体)里,但它也有其自己的弱点。心理学会研究这些错误的领域,并称其为偏见。虽然你不能升级你的大脑硬件,但意识到这些偏见会提示你自己可能犯的错误。

偏见是如何伤害你的?

如果你在独木舟上,在你开始划桨之前,你可能会想知道船上是不是有个洞。这时,偏见就会成为你推理能力的漏洞,并且会影响你的决策。

当然,仅仅注意到这些洞是不够的;因为无论你是否意识到船上有个洞,独木舟都会被装满水。但是通过意识到这些漏洞,你就可以设计出修补它们的方法。科学方法的整个领域主要就是努力克服推理偏见的自然倾向。

偏见在很多方面伤害了你:

1.决策。许多偏见会扭曲你的决策。确认偏差会导致你选择性的无视与你看法相矛盾的信息。而锚定效应会迫使你定位在任意一个基点的附近,从而破坏决策体系。

2.解决问题。在解决问题时,偏见会阻碍你的创造力。框架偏见会使你把问题看得太狭隘。而控制错觉会让你高估你的行为对结果的影响。

3.学习。思维性错误也会影响你的学习方式。冯·雷斯托夫效应(Von Restorff Effect)会使你过分强调某些信息而忽略了整体。聚类错觉还会让你误以为自己学到了比实际更多的东西。

以下是一些常见的思维性错误:

1)确认偏差

确认偏差是一种个人无论合乎事实与否,偏好支持自己的成见、猜想的倾向。出现这个问题的原因通常是,一个错误的证据可能就会使支持自己的因素完全失效。

想想一项心理实验:华生选择任务(Peter Cathcart Wason)。在这项研究中,华生向参与者展示了三组数字(2、4、6),并让他们猜测这个模式遵循的规则。从这一点上,参与者可以提供三元组来看看他们的规则是否成立。

从这一点出发,大多数参与者选择了特定的规则,如“上升2”或“1X,2X,3X”。通过猜测符合他们规则的三元组,他们不会意识到实际规则其实是“任意三个升序数字”。“3,15,317”这个简单三元组就能证明他们的理论是无效的。

2)事后聪明式偏见

也叫“事后诸葛亮偏见”,这一偏见更常见,它会导致人们认为过去的结果会比最初预测时更有可能出现。保罗•拉扎斯菲尔德(Paul Lazarsfeld)在一项研究中证明了这一点。在现实中,相反的说法才是正确的。

3)聚类错觉

这是一种规律倾向,即在实际上不存在模式的地方看到了模式。托马斯·吉洛维奇(Thomas Gilovich)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人们很容易被误导,认为随机序列中存在着模式。尽管这可能是我们检测模式能力的必要条件,但它也可能会产生问题。

当模式似乎完全是从随机事件中出现时,聚类错觉可能会导致迷信和伪科学。

4)近因效应

近因效应是对近期数据给予更大权重的一种倾向。研究表明,参与者更容易记住列表末尾的信息,而不是列表中间的信息。这种偏见的存在使得收集足够的长期数据变得很重要,所以每天的涨跌并不会导致糟糕的决策。

5)锚定效应

锚定偏差是谈判中一个众所周知的问题。第一个陈述数字的人通常会强迫另一个人根据第一个数字给出一个新的数字。即使数字是完全随机的,也会发生锚定效应。在一项研究中,参与者转动一个指向15或65的轮子。然后他们会被问及非洲有多少个国家属于联合国。即使这个数字是任意的,答案也往往集中在15或65之间。

6)过度自信效应

你担心自己信心不足?研究表明,人们倾向于过分高估自己的能力和特征。超过80%的司机觉得自己的技术超过30%的人。

一项研究要求参与者回答一个困难的问题,他们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有95%的把握。尽管对极端不确定性没有惩罚,但只有不到一半的答案在最初的范围之内。

7)基本归因误差

人们在考察某些行为或后果的原因时高估倾向性因素(谴责或赞誉他人)、低估情景性因素(谴责或赞誉环境)的双重倾向。一项经典的研究表明,参与者对支持或反对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的演讲者打分。即使参与者被告知发言人的位置是由抛硬币决定的,他们也认为发言人的态度是情景所迫。

研究表明,人们很难超越这些认知偏见。即使不同研究的参与者事先被告知存在着偏见,但这也不会对他们超越偏见的能力产生什么影响。

对偏见的理解可以让你设计决策方法和程序,从而避免偏见。研究人员使用双盲研究来防止偏见影响结果。调整你的决策、解决问题和学习模式,你就能减少它们的影响。

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扫码关注